你當前的位置:首頁>非公動態>專家觀點

浦文昌:日本商工會體系給我們的啟示

發布日期:2020-08-07            信息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打印】       分享到: 


  ◆商會的優勢在于,它與地區內各類企業都有著密切聯系,代表他們的利益和呼聲,并擁有地區經濟發展相關的專業信息。

  ◆街鎮村商會最熟悉本地中小企業狀況,具有為小企業提供面對面咨詢、診斷和指導的特殊優勢。

  ◆我國還有相當數量的街鎮尚未建立商會,已經建立的街鎮商會由于缺乏規范和指導,很多運作效果不佳。

  ◆為了促進街鎮商會健康發展以及發揮其支持中小企業的作用,我國急需由相關部門制定發展規劃,對街鎮商會的組織形式、職能定位、運作模式和監管方式作出統一規范。

 

  日本商工會體系由市町村商工會、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以及日本全國商工會聯合會組成,是舉世無雙的商會組織體系。它和日本商工會議所一樣,也是日本中小企業指導團體,在支持中小企業特別是小企業、個體經營者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了解和研究日本商工會的組織特點、職能定位、作用效果和運作機制,對我國建設有中國特色商會體系、加強中小企業支持機構體系以及完善街道鄉鎮治理都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商工會組織概況和特點

  日本全國有1600個市町村商工會,其中市商工會798個、町商工會679個、村商工會148個,其它35個,覆蓋了所有町村自治區域。還有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47個,其中央聯合組織是日本全國商工會聯合會。商工會的會員達100萬,占全國工商業者總數1/3。其會員全部為中小企業,其中小企業和個體經營會員占90%左右。會員中建設業占21.1%、零售業占22.5%、服務業占18.9%、制造業13.7%、飲食業占9.1%、批發業占3.0%。

  作為承擔市町村中小企業指導任務的綜合經濟團體,各級商工會都設立相應的服務機構,其中,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和稍大城市的商工會設有中小企業咨詢指導窗口,其他市町村商工會的事務局(相當于我國商會組織的秘書處)配備專職經營指導員。2019年底,日本全國市町村商工會職員總數10337人,其中經營指導員4085人,每個商工會職員平均6.2人。47個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職員總數1082人(平均每個23人),其中專業經營指導員等408人,全國商工會聯合會職員數44人。

  和各國商會組織相比,日本商工會的主要特點有:

  一是獨特的政策背景。商工會是作為中小企業政策架構的組成部分1960年代初組建的。日本的中小企業政策支持體系包括金融支持、組織化和診斷指導三大支柱。為了開展對中小企業經營的診斷指導,日本于1953年制定《商工會議所法》,將歷史悠久的日本商會——“商工會議所”由民法社團法人變更為“特別認可法人”,以加強和擴充其組織和職能。1950年代后半期日本進入經濟高增長期,為加強對中小企業特別是小規模企業發展的診斷指導,又于1960年制定《商工會等組織相關法律》(后改為《商工會法》,并依照該法在市町村設立商工會,以幫助中小企業進行經營改革,普及和促進中小企業現代化進程。總之,商工會是日本中小企業政策演進的產物。

  二是獨特的地區劃分。《商工會法》規定,“商工會的地區是町村的區域。但是,根據工商業的情況需要時,可以作為一個市或兩個以上的市町村的區域的組建”。以町村即城鎮和村為區域組建商會體系,這在國際上尚無其它先例。在大陸模式下,如法國、德國等都按大中城市區域設立商會,并無城鎮(社區)商會。在英美模式下,美英各國都有街鎮社區商會,但并無統一立法并組成全國性體系。

  三是獨特的職能定位。日本《商工會法》明確規定,商工會及其聯合會屬于“町村工商業綜合改善發展組織”,是“國家和都道府縣小規模企業政策(經營改善普及事業)的實施機關”。

  在日本,商工會與商工會議所都是按地區設立的會員制商會組織,都承擔支持中小企業的公共職能。但兩者之間有明顯區別:一是依據法律不同,前者依《商工會法》設立,后者依《商工會議所法》設立;二是主管部門不同,前者由經濟產業省中小企業廳主管,后者由經濟產業省產業政策局主管;三是設置地區不同,前者主要設在町村,后者原則上是城市。其分工的原則是地域上不重復;四是會員結構不同,前者會員全部是中小企業,小企業占90%,后者小企業占比為80%;五是事業分工不同,前者重點是落實國家和都道府縣的中小企業政策,特別是小企業政策;后者作為地區綜合經濟團體,不僅支持中小企業,還支持大中型企業,開展包括國際性活動在內的廣泛項目,落實小企業政策經費僅占全部事業費的20%左右。此外,在治理結構上,前者會員的表決權、選舉權都是一人一票,而后者會員的表決權一人一票,但選舉權可根據繳納會費的數量決定,但最多不超過50票。

  商工會事業范圍和效果

  根據《商工會法》,商工會的事業范圍包括“回應有關工商業的咨詢或提供指導”等十項事業,可以概括為三方面:一是為政府提供咨詢,代表商工會向國會、各級行政機關(包括町村行政和議會)等提出政策建議,根據行政機關的要求提供相關報告,答復政府部門的咨詢等;二是為工商企業經營發展提供服務。如提供咨詢、指導和培訓,開展工商研究,收集和提供與工商業有關的信息或材料,舉辦有關工商業的研究會、講座、展覽、互助活動、簽發出口產品原產地證明等;三是設置、維護和運營與工商業有關的設施,促進地區經濟發展,增進地區公眾福利等。

  日本商工會體系在為中小企業服務、促進市町村中小企業經營現代化、地區經濟繁榮方面取得了很好效果。

  在政策倡導方面,各級商工會組織都能及時有效地向各地政府展示、反映中小企業和地方經濟發展的動向和要求。在國家層面,日本全國商工會聯合會參加國家中小企業政策審議會等各種審議會、委員會,通過對中小企業、小企業景況調查、統計和分析,把握小企業和地域經濟動向,對政府的經濟政策和活動提出廣泛建議,政府則都予以認真答復。日本政府與商工會的聯系非常密切,如2020年7月8日,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到訪全國商工會聯合會,提出新冠肺炎疫情下要穩定就業的要求。商工會聯合會森會長則向勞動大臣提出建立和完善補貼制度的希望,以支持那些抗疫中試圖保持和擴大就業、而銷售額卻在下降的中小型企業的人事費用。加藤大臣當場表示將進一步加強補貼制度并保證迅速支付。各都道府縣和市町村商工會都經常向當地政府、議會進行“政策提言活動”,提出各種要求,行政當局和議會都會認真做出答復,完善政策和施政計劃。

  在為企業提供日常管理服務方面,各地商工會都開展了廣泛的活動。共性的服務一是為小企業提供簿記服務。2018年,持續為之提供服務的公司達167234家,通過簿記服務,不僅能降低小企業管理成本,也提高了小企業的財務誠信度;二是提供代理勞動保險事務服務,為196088家公司、976680名員工提供保險代理;三是提供企業間互助共濟、公共福利等。

  在咨詢和指導方面,商工會已經成為日本中小企業政策支持機構的重要支柱之一。據調查統計,各地商工會2017年為中小企業提供指導達2847835件,其中窗口指導1225413件、巡回指導1622422件。每個窗口年平均指導數達到298件,年內每個經營指導員巡回指導達399件。具體效果表現在以下主要方面:

  一是促進了國家和都道府縣財政金融政策的落實。2017年,各地的商工會為中小企業提供金融服務總數達62290件,為20512家企業推薦了日本政策金融公庫提供的無息、免擔保的“中小企業改善經營”政策性貸款;幫助減免稅收支持案例274418例(其中所得稅213098例、消費稅61320例);幫助申請國家持續性經營補貼23818例,自2014年以來累計已達86392例。

  二是促進了小企業經營管理革新。2017年進行管理革新指導17338例,使這些企業得以引進IT技術,普及信息化管理,實現管理、工藝流程現代化,并根據企業實際引進當代新技術,加快小企業實現現代化轉型。如位于栃木縣大平町的川喜田制作所有限公司(員工13人),原生產汽車、醫療器械零部件。受2008年金融危機影響,2010-2012年銷售下降并陷入虧損。于2014年轉生產飛機構件,請求大平町商工會支援。2015-2016年間,該公司在町商工會幫助下(經營指導員福原辰也),申請到制造業補助金,引進了制造多品種飛機部件的高性能機床等設備,并制定經營革新計劃,開發24小時無人值守制度,其鋁的高精度、高質量加工技術獲得了有關部門認定,使企業生產力大幅提高。川崎市商工會還設立川崎商工會學院(KCCI),針對經理人、員工和企業家開設相關的課程,提高員工素質,促進企業升級。

  三是通過開展創業指導和中小企業繼承指導,促進了地區經濟繁榮,增強了地區福利。2017年,日本全國各地商工會的創業指導達19093例,企業繼承指導5807例。兵庫縣三田市等商工會都自主籌建創業支援設施,為創業者提供私人辦公室、會議室以及辦公通訊等設備租賃。琦玉縣戶田市商工會建立“創業支援中心”,以加強本地區創業支援,并開展地區美化、獻血和公益募捐等本地福利建設。2010年,島根縣美鄉町位于中心街區的一家大型超市倒閉,相鄰的超市、食堂、藥店也相繼關門,導致該商業區失去活力,老年人失去購物場所。美鄉町商工會和町政府討論了激活商業街的對策,在2011年利用超市的空余店鋪,開設“產直美和市”,設置超市和直銷部,還根據當地老人需求調整商品結構,使該町的商業活力大增,并增加了8人就業。各市町村商工會每年也都會舉辦各種招商、展覽和促銷活動,幫助困難企業重組,促進地區經濟繁榮、增進地區人民福利。

  商工會的運作機制和監管

  日本商工會有著獨特的運作機制,基本特點是堅持政府扶持和市場化運作相結合,具體特點是:

  一是把小企業指導工作作為工作重心。這充分反映在商工會的資源配置上:如琦玉縣戶田市商工會事務局專職職員共有13名,其中事務局長1名、經營指導員5名、補助員2名、專職記賬員1名、記賬指導員4名,專職的經營指導員占職員總數的38.4%。福島縣平田村是一個人口不到6000人的小村,村商工會有會員153個,理事會17名(會長1名、副會長2名、理事1名),其事務局職員為3人,其中經營指導員1人,經營支援員2人),可見其職員主要從事小企業經營指導工作。山形縣酒田市商工會2019年度的支出中,經營指導員設置費3536.2萬日元,指導事業費1004.6萬日元,地域綜合振興事業費496.9萬日元,三項合計5037.7萬日元,占當年總支出6306.2萬日元的79.8%。

  二是以政府補貼為商工會活動的基礎支柱。商工會作為都道府縣中小企業政策執行機關,其指導服務經費大部分來自都道府縣政府以及當地市政府的財政補貼,少部分來自全國商工會聯合會的補貼(來自國家財政補貼)。如酒田市商工會2019年總收入為6306.3萬日元,其中會費收入580.3萬日元,占總收入的9.2%;補助金收入4248.3萬日元(其中縣政府補助3417.9萬日元,市政府補助727.7萬日元)占67.36%。

  三是市場化運作。商工會雖然獲得國家、都道府縣和各市財政的補助,但也通過努力發展會員,以增加入會費收入,同時開展各種企業服務事業,取得服務收入。這兩方面是互相促進的,只有不斷擴張服務,讓會員及非會員企業感到入會有收益,才能吸引新的會員。從1991年開始,日本商工會的會員數持續下降,從1991年的115萬個下降到2012年的86萬個,這固然與日本小企業數量下降有關,但指導服務跟不上也是重要原因之一。近5年來,日本商工會會員又恢復到100萬左右,這和各地商工會不斷加強和完善服務有關。如沖繩縣盡管小企業數量一直在減少,但由于該縣各地商工會不斷改善服務,會員數量反而有所增加,自1999年以來,其會員數已首次超2萬。從各地商工會看,主要通過為企業提供記賬,舉辦創業中心提供創業服務,接受有關事業、社團和金融、保險、社保部門的委托服務等,增加有償服務收入。如琦玉縣戶田市商工會2019年會費收入3062.3萬日元(會員2260個)。事業服務收入2789.5萬日元,合計5851.8萬日元,占總收入的30%。

  四是依靠商工會組織網絡提高服務效率。地方商工會是通過全國商工會系統的組織網絡開展指導服務的。運作機制是:當地的中小企業、小企業、個體經營者向所屬都道府縣轄區內市町村商工會提出咨詢要求,由這些商工會的指導員給予指導和支援服務。如有需要,可由市町村商工會聯系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他們將委托專門的指導員、指導窗口為有關中小企業提供支援。而且,由于市町村商工會、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與經濟產業省認定的其他支援機購(如中小企業診斷士、地方銀行、政策銀行、大學、都道府縣服務窗口、大中企業等)有密切聯系,還可取得其它中小企業支持機構的咨詢指導,使支援的效果、效率大為提高。

  為了提高商工會體系效率,日本政府不斷加強和完善對商工會組織的監管和指導。作為依據《商工會法》設立的公共團體,商工會的成立以及合并都需得到經濟產業省中小企業廳的批準。從2012年開始,中小企業廳建立了中小企業支持機構認定制度。根據1994年《商工會及商工會議所關于支持小規模企業的法律》,商工會對中小企業的“經營發展支援計劃”需要由經濟產業大臣認定。目前1660個商工會中,獲得認定的有1224個。2017年申報的商工會1075個,被認定的僅為357個,可見監督審核相當嚴格。為提高商工會經營指導員的素質,日本全國商工會聯合會制定了指導員認定制度,各地商工會的經營指導員和職員的招聘都由相關都道府縣統一考試錄用,然后由有關商工會與之簽署聘用合同。同時,各都道府縣商工會聯合會還普遍加強對轄區內商工會的職員、經營指導員的在職培訓、研修。

  日本商工會體系在支援中小企業、繁榮地區經濟方面貢獻巨大,其面臨的突出問題是一方面業務量不斷增加,而由于財政補貼不足而無法增加職員。實際上商工會職員還有所減少,從2011年到2018年,全國商工會職員從14689人,減少為10337人,其中經營指導員從5147人減少為4085人。此外,還存在信息化、人員素質能力跟不上,推進事業費預算不足,部分市町村行政當局對商工會制度政策不理解,把活化地區經濟擔子扔給商工會等問題。為克服這些問題,商工會組織體系和日本政府相關部門正在進行新的改革和完善。

  幾點有益啟示

  一是日本商工會的組建和運作證明,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按地區設立的綜合性商會最適合于承擔支持企業的公共職能,是政府支持企業的最佳合作伙伴。商會的優勢在于,它與地區內各類企業都有著密切聯系,代表他們的利益和呼聲,并擁有地區經濟發展相關的專業信息。在建設中國特色商會體系過程中,如何發揮地方綜合性商會支持民營企業特別是民營中小企業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現實課題。

  二是鄉鎮街道商會對支持中小企業特別是小企業、個體經濟發展具有特殊意義。街鎮村是中小企業特別是小企業、個體經濟的聚集地,是個人創業和社區就業的始發地。街鎮村商會最熟悉本地中小企業狀況,具有為小企業提供面對面咨詢、診斷和指導的特殊優勢。我國有近4萬個鄉鎮街道,截至2018年底,全國已有鄉鎮街道商會22397家(其中在民政注冊登記的7620家),并已經成長出一批“四好商會”。但我國還有相當數量的街鎮尚未建立商會,已經建立的街鎮商會由于缺乏規范和指導,很多運作效果不佳。當前,我國發展鄉鎮街道商會既需要在覆蓋面上努力,更需要在質量上提升,我國的街鎮商會建設將大有可為。

  三是鄉鎮街道商會建設的關鍵在于統一組織模式、職能定位和提供政府支持。我國現有街鎮商會的組織形式很不統一,有的掛鎮工商聯牌子,但多數地方稱街鎮商會。有的由街鎮政府發起組建,有的由企業自發組建,其運作機制也很多樣化。為了促進街鎮商會健康發展以及發揮其支持中小企業的作用,我國急需由相關部門制定發展規劃,對街鎮商會的組織形式、職能定位、運作模式和監管方式作出統一規范。同時,建議借鑒日本經驗,把城鎮街道商會列入國家中小企業支持機構,通過政府考核認證,委托相應的公共職能,在經費上給予必要的支持。

  (作者系全國工商聯智庫委員會委員,浙江省商會發展研究院、無錫民營經濟和民間組織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新聞鏈接:
群英会任二追号